History repeats itself. That's one thing wrong with history. 
- Clarence Darrow (1857-1938) 


以二戰期間猶太人遭受納粹德國迫害為主題的電影不在少數,最具代表性的莫過於1993年由具有猶太血統的Steven Spielberg所執導的《辛德勒的名單》(Schindler's List);2002年由Adrien Brody主演的《戰地琴人》(The Pianist)也是以此為題材,而Adrien Brody同樣擁有猶太血統。過去以集中營為舞台的此類電影所呈現出的多為猶太人所受到慘絕人寰的對待,每個難民也必定是處於骨瘦如柴的瀕死狀態。然而,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偽鈔風暴》(德文:Die Fälscher;英文:The Counterfeiters)卻讓觀眾見到一群被關在「黃金牢籠」中衣食無缺且身體健康的猶太人。來自維也納的導演Stefan Ruzowitzky根據片中主角之一Adolf Burger回憶當年受納粹逼迫參加伯納德計畫,印製大量英鎊偽鈔試圖癱瘓英國經濟的故事拍攝了這部榮獲本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奧地利電影。

原本縱橫柏林的偽鈔之王Salomon Sorowitsch靠著自己印製的美金偽鈔過著夜夜笙歌的奢靡生活,卻在納粹黨掌權之後因為自己的猶太人身分而被送到惡名昭彰的奧許維茲集中營(Konzentrationslager Auschwitz-Birkenau)。所幸Salomon(綽號Sally)憑藉著自己的藝術天份與製作偽鈔的高超技巧而免於一死,並被送到Sachsenhausen集中營監督伯納德計畫的進行。Sally此時與熟悉印刷術的Adolf Burger相識,滿腔熱血的Burger眼見其他猶太人過著地獄般的日子,而自己卻能衣食無缺而深感罪惡,並欲說服Sally一同起義反抗,但卻得不到Sally正面的回應,因為對Sally來說,活著就有希望,他並不想當烈士。義憤填膺的Burger在得不到支持的情況下,只好在眼見納粹成功製造英鎊偽鈔之後,暗地裡破壞接下來的美金偽鈔計畫。Sally知道Burger的技術是成功製造美金的關鍵,也知道他在搞破壞,但卻為了維護夥伴而誓死不向納粹告密,並以成功製造美金的承諾來向納粹換取藥物以治療病危的另一位同伴。由於Burger的拖延,使得納粹還來不及印製大量美金就已宣告投降,而重獲自由的Sally則帶著在納粹德國高科技協助下印製的美金來到蒙地卡羅(Monte-Carlo)將所有偽鈔揮霍殆盡。

本片劇情雖稱不上高潮迭起,但卻極為深刻地表現出在面對絕境時,人性所展現的偉大與醜陋,而對於人性赤裸裸地刻劃我想也是本片在國際間獲得高度肯定的最重要原因。我認為,好電影帶給觀眾的感動從走出戲院開始,而《偽鈔風暴》正是此種極具後座力且發人深省的佳作。偽鈔之王Sally雖然是詐騙專家,但在面對邪惡的納粹時卻能站在正義的一方,為了同伴的安危甚至可以自己的生命做為擔保。而熱血青年Burger不畏強權,只求真理與正義的烈士性格,不正是人性最崇高的精神?反觀主持伯納德計畫的納粹軍官Herzog,在納粹得勢之前曾做為共產黨員,而當納粹掌權之後則搖身一變成為希特勒的擁護者。Herzog甚至不避諱地對Sally表示自己就是一個機會主義者,只要哪裡有機會就往哪裡去,而這也正是他的生存之道。片中一段猶太人在狂歡節晚會中賣力表演以取悅納粹軍官們的場景更是充滿了人類為求生存的無奈與諷刺,就在歡鬧的表演節目之後,納粹軍官隨即冷血地處決了Sally生病的同伴。

我始終相信歷史會不斷重演,在台灣幾百年來遭受外來政權統治的歷史洪流中,曾經出現過多少個Sally,Burger,或是Herzog?有多少人可以在面對生死存亡的關鍵時發揮最大的道德勇氣來向統治者說不?又有多少人因為統治者略施小惠而染上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為統治者化妝抹粉?在台灣,我看到更多的是像Herzog那樣的騎牆派政商界人物,這些人是永遠的當權派,有奶就是娘。在歷史這個「無限迴圈」之中短暫存在的你我,是否覺得這些片中人物在生活中似曾相識?


《偽鈔風暴》德文版網站
《偽鈔風暴》英文版網站

《偽鈔風暴》預告片(英文字幕)


創作者介紹

day tripper

jonyao197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