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時期諷刺支那人厚臉皮(厚い面の皮)的浮世繪,圖中日本士兵以刨刀
削去支那人的臉皮
 

1885年3月16日(明治18年),日本大思想家,同時也是慶應義塾大學創辦人的福澤諭吉發表了將日本帶往百年盛世的《脫亞論》。文中力陳日本應當擺脫以支那(China音譯)為首的亞洲舊思惟,全力學習歐美文明。《脫亞論》雖被部份人士視為日後軍國主義的理論基礎,但台灣在21世紀面對支那各種威脅的今天,依然可從中獲得不少警惕與啟發。

 

脫亞論(だつあろん)

福澤諭吉 著   林思雲



隨著世界交通的手段便利起來,西洋文明之風逐日東漸。其所到之處,就連青草和空氣也被此風所披靡。大致說來,雖說古代和今天的西洋人沒有多大不同,但他們的舉動在古代較為遲鈍,而今天變得活躍起來,無非是利用交通這個利器的緣故。對於東方國家的當務之急來說,此文明的東漸之勢十分強勁,如果下定決心來阻止它的話,這樣做倒也不是不行,但觀察當今世界的現狀,就會發現事實上是不可能的。莫不如與時俱進,共同在文明之海中浮沉,共同掀起文明的波浪,共同品嚐文明的苦樂,除此之外別無選擇。

筆者新解:
於20世紀末成為顯學的全球化(Globalization),伴隨著因網際網路普及而來臨的知識爆炸時代,早已使台灣民智大開,絕非二十餘年前戒嚴時期所能比擬。台灣人民在接受西方民主思潮洗禮後,遂學習當家作主,以獨立之意志完成兩次政黨輪替。此一承襲自西方之文明政治運作雖有其缺陷,但台人在享受民主果實之餘亦能發揮公民意識與智慧,以面對民主政治運作中的必要之惡,此乃新興民主國家所必經之學習歷程。


文明就像麻疹的流行一樣。眼下東京的麻疹最初是從西部的長崎地方向東傳播,並隨著春暖的氣候逐漸蔓延開來。此時即便是痛恨該流行病的危害,想要防禦它的話,又有可行的手段嗎?我確信沒有這樣的手段。純粹有害的流行病,其勢力的激烈程度尚且如此,更不要說利害相伴、或利益往往更多的文明了。當前不但不應阻止文明,反而應盡力幫助文明的蔓延,讓國民盡快沐浴文明的風氣,這才是智者之所為。

筆者新解:
民主思想與文明政治的精進提升乃人類歷史隨時間演進之必然,欲反其道而行者必將遭公民力量所吞噬。政府不僅應做為民主的推手,更應制定符合文明社會所期待之政策以得民心,進而使國家長治久安,文明得以延續。

西洋近代文明進入我日本以嘉永年間的開國為開端,雖然國民漸漸明白應該採用西洋文明,氣氛也逐漸活躍起來,但在通往進步的大道上,卻橫臥著一個守舊衰老的政府(指德川幕府)。應該如何是好呢?保存政府的話,文明是絕對進不來的,因為近代文明與日本的陳規舊套勢不兩立。而要擺脫陳規舊套的話,政府也同時不得不廢滅。如果試圖阻止文明的入侵,日本國的獨立也不能保證,因為世界文明的喧鬧,不允許一個東洋孤島在此獨睡。

筆者新解:
在台灣經歷李登輝與陳水扁兩位前總統所引領的民主化與本土化運動後,透過民主選舉取得政權的馬英九政府卻辜負人民之寄託,試圖將台灣帶回過去充滿支那醬缸文化的政治氛圍中。面對此一困境,台灣人民若繼續坐視,累積二十餘年之民主進程勢必嚴重倒退;欲讓民主得以延續,則親支媚支的馬政府不得不被推翻。若與臭名滿天下的支那同流合污,台灣人民必遭文明世界唾棄。


對此,我們日本的有識之士,基於「國家為重」、「政府為輕」的大義,又幸運地依靠帝室的神聖尊嚴(帝室指天皇),斷然推翻舊政府,建立新政府。國內無論朝野,一切都採用西洋近代文明,不僅要脫去日本的陳規舊習,而且還要在整個亞細亞洲中開創出一個新的格局。其關鍵所在,唯「脫亞」二字。

筆者新解:
面對此一關鍵時刻,所有愛台志士唯有揭竿起義,推翻賣國政權,擁護以台灣利益為最優先之本土政權。舉國上下,必須徹底擺脫自終戰以來感染自支那的一切惡習,建立以台灣民族精神為根基的新國家。


雖然我日本之國位於亞細亞東部,但國民的精神已經開始脫離亞細亞的頑固守舊,向西洋文明轉移。然而不幸的是在近鄰有兩個國家,一個叫支那,一個叫朝鮮。這兩國的人民,自古以來受亞細亞式的政教風俗所熏陶,這與我日本國並無不同。也許是因為人種的由來有所不同,也許是儘管大家都處於同樣的政教風俗之中,但在遺傳教育方面卻有不盡相同之處。日、支、韓三國相對而言,與日本相比,支國與韓國的相似之處更為接近。這兩個國家一樣,不管是個人還是國家,都不思改進之道。

筆者新解:
台灣社會數百年來雖深受支那野蠻文化毒害,所幸經歷日本人治台五十年的文明洗禮,以及終戰後民主運動蓬勃發展,使得台灣人民的素質與支那人有著極大差異。然而,由於國民黨始終不把台灣當國家看待,且為取得政權不惜與支那裡應外合,加上多數終戰後隨蔣介石來台的支那難民與其後代承襲違背現代民主思想之黨國遺毒,致使台灣難以徹底擺脫支那陋習,大步邁向先進國家之列。


在當今交通至便的世界中,對文明的事物不見不聞是不可能的。但僅僅耳目的見聞還不足以打動人心,因為留戀陳規舊習之情是千古不變之理。如果在文明日新月異的交鋒場上論及教育之事,就要談到儒教主義。學校的教旨號稱「仁義禮智」,只不過是徹頭徹尾的虛飾外表的東西。實際上豈止是沒有真理原則的知識和見識,宛如一個連道德都到了毫無廉恥的地步,卻還傲然不知自省的人。

筆者新解:
成為先進國家之前,必須通盤檢討當前之教育方針,而偽善的儒家思想便是支那文化的總代表,一切的罪惡都因「虛偽」而起。從小老師便要我們為了成績欺騙督學使用參考書的事實,於是在少年時期就培養了成績比誠實重要的偏差人格,諷刺的是,這些老師和學生卻每天都得面對高掛校門的「禮義廉恥」。從小就被教導說謊技巧的台灣人,長大後成為「謊言內化」的政客也就不足為奇了。


以我來看,這兩個國家在今日文明東漸的風潮之際,連它們自己的獨立都維持不了。當然如果出現下述的情況的話,又另當別論。這就是:這兩個國家出現有識志士,首先帶頭推進國事的進步,就像我國的維新一樣,對其政府實行重大改革,籌劃舉國大計,率先進行政治變革,同時使人心煥然一新。如果不是這樣的情況,那麼毫無疑問,從現在開始不出數年他們將會亡國,其國土將被世界文明諸國所分割。

筆者新解:
奧運結束後的支那,各種惡劣行徑已一一敗露,有此無惡不作的政府,草菅人命的商人實屬必然。面對如此政權,支那內部所謂的「愛國憤青」心中依然只有愚蠢的民族主義,對於腐敗政權卻因被洗腦的太徹底而毫無批判之力。個人猜測,倘若支那毒物持續入侵各國,則國際間勢必對支那採取制裁手段,百餘年前的八國聯軍再現亦非不可能。


在遭遇如同麻疹那樣流行的文明開化時,支、韓兩國違背傳染的天然規律,為了躲避傳染,硬是把自己關閉在一個房間裡,閉塞空氣的流通。雖說經常用「唇齒相依」來比喻鄰國間的相互幫助,但現在的支那、朝鮮對於我日本卻沒有絲毫的幫助。不僅如此,以西洋文明人的眼光來看,由於三國地理相接,常常把這三國同樣看待。因此對支、韓的批評,也就等價於對我日本的批評。

筆者新解:
在面對民主自由普世價值時,支那選擇了迫害人權、言論封鎖與貪污腐敗,整個國家如同充斥著惡臭的大醬缸。台灣與支那間僅一海之隔,可怕的是,現在的支那對於台灣可說是有百害而無一益。從此次毒奶粉事件,台灣金車公司遭受牽連受到美國政府嚴格檢驗即可證明,若再不擺脫支那的魔掌,台灣企業在國際間的競爭力將蕩然無存。


假如支那、朝鮮政府的陳舊專制體制無法律可依,西洋人就懷疑日本也是無法律的國家;假如支那、朝鮮的知識人自我沉溺不知科學為何物,西洋人就認為日本也是陰陽五行的國家;假如支那人卑屈不知廉恥,日本人的俠義就會因此被掩蓋;假如朝鮮國對人使用酷刑,日本人就會被推測也是同樣的沒有人性。如此事例,不勝枚舉。

筆者新解:
在馬政府降格以求,自甘墮落地以「中國台北」(Chinese Taipei)之名自我閹割後,國際間已有越來越多國家將我視為支那的地方政府。假如支那販賣有毒產品,則台灣企業勢必遭受拖累;假如支那人不知廉恥,則台灣人在國際間也將被投以鄙視的眼光。如此後患,不及備載。


打個比方,屋院相鄰的村莊內的一群人,在他們出現無法無天的愚行而且殘酷無情的時候,即使這個村莊裡偶爾有一家人注意品行的端正,也會被他人的醜行所淹沒。和這個例子一樣,支、韓兩國的影響已成為既成的事實,間接地對我外交產生了障礙,這樣的事情實際上並不少,可以說這是我日本國的一大不幸。

既然如此,作為當今之策,我國不應猶豫,與其坐等鄰國的開明,共同振興亞洲,不如脫離其行列,而與西洋文明國共進退。對待支那、朝鮮的方法,也不必因其為鄰國而特別予以同情,只要模仿西洋人對他們的態度方式對付即可。與壞朋友親近的人也難免近墨者黑,我們要從內心謝絕亞細亞東方的壞朋友。

筆者新解:
在支那毒品事件越演越烈的情況下,台灣政府與其組團前往支那「調查」並天真地寄望支那政府通報,不如全面禁止支那產品進口,徹底與支那劃清界線,並且採用歐美的檢驗標準,而非支那香港特區的2.5ppm,往後對於支那的一切政策更應採取與歐美日等先進國家相同的思惟。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唯有向支那這般的惡鄰悍然說不,方為台灣人民與社稷之福。
 


創作者介紹

day tripper

jonyao197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禁止留言
  • HubertYu
  • 新解的很符合時代意義阿,越看越心疼廣大的受害人民,以及被主動或被動地臣服在這個體制之下的所有組成人員。
  • 其實更重要的是擺脫目前統治台灣的支那代言人。

    jonyao1978 於 2008/10/01 22:25 回覆

  • 氫酸鉀
  • 讚啦

    Jon君
    你這篇實在是寫的太讚了
    推推推 要猛推推推啦
    傳給大家看~~~~~
  • 感謝氫酸鉀君抬愛,其實就像我上則回覆說的,最可怕的是目前正在統治我們的在台支那人。

    jonyao1978 於 2008/10/02 13:25 回覆

  • 端木哀
  • 對於國民黨實在看不下去了.口口聲聲新台灣人.背地裡是真中國人.像個空降部隊的來到台灣.燒殺搶奪.台灣人什麼都不剩了.他們個個腦滿腸肥.上街頭啦!!!上任四個月.政治經濟沒有一樣做好了.什麼都崩盤了.就連老天都看不過去的連續來了四個颱風.他們可以下台了啦!!!
  • 歡迎端木哀君到訪,雖然我也等不及要上街頭,但更重要的是如何有策略地集結國內外各方勢力來推翻馬英九地區政府。

    jonyao1978 於 2008/10/02 14:2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