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於總統大選前指責陳水扁無能



你在我的身下,我在你的身上,你是否感覺到這,無能的力量?

- 崔健 (1961-)



10月25日,我上街了。這是我第一次走上街頭,在國外時曾為了錯過830遊行感到遺憾,每天想著該如何表達我對於現況的不安與不滿,那樣的情緒始終塞滿了我全身的細胞,恨不得立刻飛回台灣將它一股作氣地宣洩而出。

昨晚,當我與朋友們走完全程,好不容易地坐在總統府前時,我的內心卻是空虛的。突然間,我找不到我為何和大家一起浩浩蕩蕩地走到這來的理由與初衷。我心裡想著,原來這就是遊行啊!原來這就是以前在電視上看到,那數十萬人會做的事啊!當政治人物們一個接著一個上台,歌手們一曲接著一曲地唱著時,我只覺得一陣暈眩,這就是我想宣洩在國外時那些情緒的場域嗎?台上的那些人,真的知道台下的我們在想什麼嗎?他們真的體會到這些人為何而來嗎?

看到雷射光束將「無能」兩個大字投射在總統府上,配合著台上台下高喊
馬英九無能時,我不禁回想起,從國小時在學校說台語被罰錢,到蔣經國去世時全校揹上黑緞帶並挪出教室設置靈堂,到街上無數衝撞體制的抗爭,到總統民選,到政權輪替,到政權再次輪替...為何我今天還得坐在這裡,藉由那雷射光束來告訴別人我有多麼不滿?馬英九真的無能嗎?我不覺得,在那一瞬間我深深地感受到自己的無能,感受到李登輝十二年間的無能,更感受到陳水扁八年來的無能。

一路上,多的是一大早從各縣市北上的長輩們。當他們對著我說,
「有你們年輕人走出來就有希望!」時,伴隨那樣真誠的鼓勵向我迎來的卻是沈重的無力感。我真能代表年輕人嗎?年輕人真的在乎這一切嗎?當我在台大校門口等待出發時,撇開固定班底的台灣派青年不談,看到的年輕學子們像是活在承平盛世的天之驕子,想必當中有不少人對於在校門前製造噪音的這些父執輩們感到不耐吧?

我能體會這些長輩們為何願意在自己的風燭殘年還這樣不顧一切地表達自己的心聲,因為他們知道自由被政府剝奪的痛苦讓人生不如死。但我也能了解大學生們事不關己的旁觀者心態,因為沒有人告訴他們,今天擁有的一切所為何來。

無能的是誰?絕對不是馬英九,是那些自認為對台灣有諸多貢獻的人。我想,馬英九有其可貴之處,可貴在於他有至高無上的歷史使命感,這是兩位前總統所無法比擬的。回想李登輝與陳水扁,他們能夠為了自己的歷史使命而不顧任何雜音與阻礙嗎?他們在位的二十年間,有為了讓台灣成為世界一流國家而真心不顧一切嗎?請別再說馬英九無能了,他只不過是歡喜收割過去這些真正無能者所為他栽培的歷史果實罷了。


相關文章
10月25日,不想再見到嘉年華式的遊行


創作者介紹

day tripper

jonyao197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禁止留言
  • Ren
  • 那你覺得應該怎麼去做呢? 犬懦主義就是批判一切的努力都是沒有用的, 大家都是自私自利的偽君子,etc..etc.

    有時候該做的事情不能說只能去做, 有時候該說的事情還是要說. 做什麼決定伴隨著什麼代價,不是說無力就可以當做藉口的, 是你願不願意付出那個代價而已!!
  • 我沒有否定人民上街發聲的意義,這並非本文想表達的,可惜你沒有看懂。

    jonyao1978 於 2008/10/26 13:00 回覆

  • ren
  • 我想應該是你沒看懂我講啥吧. 你的文不難懂, 但是只是批判這一切並沒有多大的用處. 我也知道那些政治人物在作秀為了未來鋪路, 裡面也沒有人可以向馬囧那樣不顧一切朝著自己想要的目標前進, 但是你呢? 你想要的是什麼? 有沒有什麼計畫? 我的重點是這裡. 如果單純只是批判, 太容易了, 然後呢? 你又想要做些什麼不顧一切的事情呢? 還是說你只是要說說你覺得無力然後覺得沒辦法改變什麼? 那麼這就是犬懦主義的具體代表. 我想做什麼不能告訴你, 因為很多事情只能做不能說, 但是很多可以用說的事情寫出來也許只會影響一小撮人, 但是這個世界永遠都是一小撮人去改變的, 何況是小小的台灣.
  • 恩,你還是沒看懂,但是我蠻好奇在加拿大的你想做些什麼?

    jonyao1978 於 2008/10/26 14:11 回覆

  • ren
  • 恩...如果可以講我就講拉, 你不知道網路監控的人也很多嗎?

    倒是你想要做什麼呢?
    如果什麼都做不了只是去遊行然後來個感慨萬千, 那我還真的不懂你要的是啥. 還不如去參加那個補正公投法的靜坐.

    最後, 其實我也很想回去跟公投法那群人一起坐, 但是就像我說的, 很多事情只能做不能說, 而且, 回台灣還不一定辦的到呢.

    等著看吧..我也希望我所計畫的事情以後都不需要派上用場...XD
    因為要花很多錢咧....:P
  • 等你回台灣的時候記得通知我,你想做的應該和我一樣。

    jonyao1978 於 2008/10/26 15:10 回覆

  • fish
  • 你說的真好
    台派很多該做沒做
    馬只是做他應該做的
    而且義無反顧
    唉!無能的我也只能去遊行
  • 我不覺得去遊行的人是無能的,辜負那些人的才是。

    jonyao1978 於 2008/10/26 15:01 回覆

  • linlaosu
  • 原來我們走同一線 ...
    830我也上去了 ...
    根本擠不進舞台 ...
    就算了 ...後來看轉播
    也不是我要的 ...
    其實這一次猶豫很久
    就像你說的...嘉年華會然後呢?
    於是選擇跟阿貴教授到立法院靜坐 ...
    幾度鼻酸眼紅 ...到現在仍然無法平息~
  • 借用加拿大詩人John McCrae的一首詩,

    "如果你有負我們這些死去的人們,

    我們將不能安眠,

    縱使罌粟花仍舊開在,

    法蘭德斯的田野。"

    jonyao1978 於 2008/10/27 10:52 回覆

  • 氫酸鉀
  • 真不知道這個馬陰狗要用什麼處境和心態 幹完它有如區長的任期```` 何不去死死啦 用短刀切腹吧
  • 先死的應該是我們。

    jonyao1978 於 2008/10/27 10:35 回覆

  • 鄉民
  • 如果台獨「只能做不能說」,那就請那些「作事」的安靜作你的事,放過其他正在「批判」的人。

    台灣是有言論自由的地方,不是只有你的台獨才叫台獨,更不保證只有你的台獨是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