騜上巡視災區,後面的小林村民高舉「殘障政府 草菅人命 詐騙集團」的布條
Theodore Kay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丟臉丟到紐約去!丟臉丟到全世界!真是他馬的有國際觀啊!! 


原文:Taiwan President Is Target of Anger After Typhoon
漢文翻譯:筆者


《紐約時報》2009年8月13日

台灣總統在颱風後成為眾矢之的

By ANDREW JACOBS



旗山,台灣 — 如果馬英九總統認為自己在星期三巡視颱風生還者的收容中心時受到總統級的招待,那麼他可就錯了。


從踏上被用來當作救難直升機機坪的足球場那一刻起,馬先生就被憤怒的村民包圍,他們指責政府以龜速來救援那些依然被困在附近山區的災民。正當災民們對他口出惡言時,天空突然下起大雨,而馬先生立刻被淋成落湯雞,而這一切都在電視上以實況呈現。


「救救我們,人都快死了」,村民們大聲呼喊,手裡並高舉著「政府草菅人命」的布條


兩天前從自己被泥流吞沒的村莊跋涉而出的陳泰玄(音譯)表示,總統應該少花一點時間在巡視上面,而是多花時間在運籌帷幄救災工作上。「這是戰爭,不是競選活動」,陳先生大聲呼喊著。


莫拉克颱風是半世紀以來侵襲台灣的自然災難中最嚴重之一,而它也成為令馬先生不悅的政治經驗,這位前任台北市長在去年以壓倒性的勝利贏得選舉,然而其滿意度卻是穩定下滑。


這個在全台奪走67條人命,並讓許多人下落不明的颱風已經變成足以成就或毀滅一個政治前途的試煉。而在馬先生的案例中,則或許是提供反對黨大好機會,同時也給了饑渴的媒體許多無法抗拒的畫面。


星期一,在巡視他那成為水鄉的國家時,馬先生承諾提供挖土機給一位正在尋找父親遺體的男子。兩天過去,在無法說服官員們信守承諾後,這位李姓男子被迫自己花錢租用機具以挖出他父親那被泥土塞滿的汽車。


「那算哪門子協助啊?」李先生問著TVBS,一家有線新聞台。


每當發生天災,總是會有許多的指責。當颱風的破壞範圍與程度在星期天明朗之後,馬先生批評該國的水利署無能,並指責中央氣象局錯估雨勢,以致於該國部份地區在水中浸泡三天以上。


星期二,該國的監察院長表示他將會調查氣象局或是在災難中扮演角色的官員們。「如果不見改善措施,那麼我們將會彈劾他們,並彈劾到我們滿意為止」,監察院長王建煊說道。


大多數人都對颱風的兇猛感到震驚,它在部份地區降下了80英吋(譯按,約2,100公釐)的雨量,使得溪水暴漲並沖毀橋樑,更引發了淹沒村莊的土石流。


這個颱風週末在中國東岸、日本與菲律賓奪走了24條人命,但莫拉克卻給予了散落於台灣南部山區中的孤立村落最為致命的打擊。救難官員已經無法預測在這些被阻絕的村落中死亡與失蹤的數目。然而,幸運逃出的居民卻宣稱這個數字可能多達數百人。


50歲的農夫李金龍(音譯)來自小林村,一個位於高雄縣崎嶇深山中的1,300人村落,表示該村人口最密集的地區已經被整片的土石給夷平,但卻千鈞一髮地閃過他的家。


「沒有人有辦法存活」,他說道。


他說至少有600人,包括他的父母,都在星期天清晨六點左右被沖走。大約40名在他住家附近的生還者急忙跑到空曠地區,隨後在雨中等候三天才於星期二盼到直升機抵達。他說有另一個30人的團體,包括他的兄弟,當時正在另一個山谷等待救援。


「我希望政府能加快腳步,因為他們已經沒有糧食了」他在遇見總統之後這樣說道。


一整天來,陽光與傾盆大雨相互交替,直升機轟隆隆地在旗山中學的運動場上來回穿梭著。直升機在早上載運物資,到了下午他們則從民族村載回赤腳沾滿汙泥的村民。


他們大多是皮膚黝黑的台灣原住民,他們與後到的漢族統治階級時有發生緊張關係。


當生還者狂奔越過草坪,伴隨著頭頂旋轉的螺旋槳,一群人時而啜泣或是嚎啕大哭並向自己心愛的家人飛奔而去,抑或是詢問失蹤家屬的下落。「你有見到我母親嗎?」一位婦人嘶喊又嘶喊,但沒有人回應。


受傷者被匆匆送入救護車,計程車與小貨卡則將其他人帶走。在每架直升機起降之間的片刻寧靜中,人們大聲地表達對無情大雨的擔憂,或是抱怨有太多的泡麵被送到那些無水、無炊具可用的雜亂戶外。


一名與桃源鄉家中失去聯繫的23歲吳姓法律系女學生是在隨扈把馬先生帶走之前,與他對話的最後一人。她哀求他加快救援腳步,但在馬先生離開後,她才得以對記者暢所欲言。


她說,「如果有20,000人受困,但軍隊只動用30架直升機,將會有許多人喪命」。「我對總統不向國際社會求援感到憤怒」。 

 

jonyao197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